当前位置:畜禽詹湾网>读书>正文

让清洁能源走下高原

2019-07-12 00:39:14 来源:畜禽詹湾网

“‘村霸’和‘保护伞’都被除掉,村里总算安定了,来投资的老板也多了。”四方田村一干部如是说。

凌晨,西宁已经睡着。从曹家堡机场到青海大学有40多分钟车程。车上,司杨打开电脑,跟刚下飞机的梅生伟教授讨论明天的工作。

“拿多少项目,不是目的,咱们是给人民干事业,目标越纯粹,越能出成绩。”去年,梅生伟主持研究的交直流电力系统连锁故障主动防御关键技术与应用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为青海的清洁能源走下高原提供了极大的技术支持。青海的清洁能源不仅实现自给自足,还开始补给内地——今年3月,青海至河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开工,设计年输送电量400亿千瓦时,相当于替代受端原煤1800万吨。

搞清洁能源,就是在跟老天爷打擂台,水、风、光都不随人的脾气。梅生伟主持研发发电机组非线性鲁棒励磁控制器、交直流电网连锁故障在线主动阻断系统和无燃烧压缩空气储能系统,突破了发电机组抗干扰励磁控制、大电网连锁故障灾变防治和高效物理储能三大技术瓶颈,成果应用于我国数十个省级电力系统和多项国防工程。几年来,青海清洁能源发展迅猛,创下了连续9天、196小时全部使用太阳能、风能及水力发电供应全省用电的世界纪录。

司杨依然记得2015年初见梅生伟的那一刻。“不把青海大学的新能源学科建设到全国前列,我就不回清华!”梅老师的话,字字砸进司杨心里。

梅生伟操心最多的,是培养一支青海的本土人才队伍。2016年,青海大学新能源学院成立,如今已有200多名学生。今年37岁的司杨,被梅生伟“逼”着去读博士。“一个人给国家做贡献的时间有限,未来还要靠你们年轻人。要把握每分每秒,让清洁能源走下高原!”梅生伟说。

晚上落地,处理完工作,第二天再坐飞机返京,抑或飞去下一个工作地点,这是梅生伟工作的常态。作为助手,司杨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作节奏。“梅老师说,咱们手头能做的就赶紧做,这样不耽误白天工作,效率还高。”司杨说,早上总是能收到梅生伟入睡前发来的工作邮件。

西安市高陵区交通局长刘鹏武刚刚被停职。他在电视问政节目中回应黑车问题时,遭遇主持人连续发问怒怼:“是不会管、不想管,还是不敢管?是能力不足、态度不端正,还是有什么为难情绪?”原来,记者前期探访发现,在高陵区客运站周边长期存在黑车、黑摩的占道揽客乱象,向多部门举报却遭遇踢皮球。(2月16日北京青年报)

聂锡金说,认定事故三方同等责任,表示三方在事故中责任是一致的,但这与经济赔偿责任不是一一对应关系。按照相关规定,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或行人有违法行为,或者有证据证明机动车采取必要措施情况下,要减轻机动车赔偿责任。

进入盛夏时节,湖南省衡阳县农技专家及粮食生产企业组成的扶贫服务队走进田间地头,为贫困户在优质稻生产中提供农技指导服务,确保水稻稳产稳收。图为7月2日,扶贫服务队成员为贫困户提供农技指导服务。

党风廉政建设永远在路上,必须锲而不舍、紧抓不放。各地区、各部门要强化政治担当,完善工作机制,狠抓责任落实,推动政府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不断取得新进展。

“孩子不是附属品,离婚了你们不再是一家人,但孩子却是你们之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相信,无论孩子最终判给谁抚养,作为父母一方都是发自肺腑地希望孩子能够健康快乐成长。”当手语老师将法官的这段话翻译成手语后,坐在被告席上的齐娟痛哭流涕,王刚也悄悄抹起了眼泪。

打造多种交通运输方式立体无缝衔接的门户机场,机场综合服务能力到2020年进入全国前五。完善以西安为中心的“米”字形国家高铁网;打造“辐射 环”状城际铁路网;加快构建“二环十二辐射”国家高速公路枢纽,2020年力争实现全市县县通高速、1小时到达关中城市群、3小时到达周边城市群、4至6小时到达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深入开展“公转铁”运输结构调整,打造综合交通改革示范区。

梅生伟(右一)姐弟的合影。资料照片

接警后,电建派出所民警火速赶到现场,很快就找到了报案人魏某。然而,让民警意想不到的是,现场既没有血迹,也没有看到被害人,魏某和其堂兄、堂姐、房主等人则平静地坐在客厅里。

据悉,该剧第一集的关东地区平均收视率为5.7%,在晚上11点25分获得最高收视率为6.8%,刷新了周六深夜剧历史以来的最高收视率记录(2018年6月2日播放的《大叔的爱》大结局)。

虽然汽车站搬迁是大势所趋,但对于运营方来说,却颇感“扎心”。

梅生伟在清华大学的留影。资料照片

驰而不息、持之以恒加以推进,才能真正让政务公开成为行政机关的日常习惯和行为自觉

“西电东送是国家的大工程,青海是清洁能源大省,怎么把它们有效利用起来,不仅是青海的课题,更是国家的大课题!”面对疑问,梅生伟将心里话和盘托出:“青海的基础差,更需要我们发光发热。”

“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工业互联网在支撑工业数字化转型、拓展工业数字经济空间的同时,还将与交通、能源、医疗、农业等实体经济领域深度融合。”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总工程师余晓晖说。

新疆伊犁长大的梅生伟,在新疆大学读完本科后,长期在清华大学深造、工作。2010年,面对母校热情邀约,梅生伟婉言谢绝了新疆大学电气工程学院院长职务。2014年,青海大学向他发出邀请,请他挂帅组建新能源光伏产业研究中心,他却慷慨赴约。

梅生伟在清华大学研究能源电力已有20余年,现在是青海大学新能源光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今年是他对口援青的第六个年头,相较一般援青干部的3年期限,他已经“超长服役”。清华大学和青海大学,相距1600多公里,让他更为挂念的是海拔更高的那一个。

《人民日报》(2019年03月27日11版)

此次基础测绘工作运用全野外测图及航测成图的方法开展,形成405.2平方公里的1:1000国家基本比例尺地形图,完善了哈市时空基础设施,形成全市统一、权威的工作底图,为哈尔滨市“多规合一”、时空信息云平台等“智慧城市”信息化建设提供基础信息支撑。(王 丹)

一边是资源深厚、有60年历史的老牌学院;一边是白手起家,一穷二白。母校领导、老师不解:“条件差,力量薄,你老梅到底图个啥?”

微博

上一篇: 工人日报:警惕那些披着“科学外衣”的检测牟利 下一篇: 中考题目越来越贴近生活 而学生最缺的就是生活体验